游走七星坑

 来源:蚂蜂窝  时间:2014-01-06 11:15

    一次偶然机会,我在一个自行车论坛看到了一个车友说自己家乡恩平有个叫七星坑的原始森林。珠三角地区最后的原始森林了。这让我萌生了想去走走的想 法,于是在网上搜索有关七星坑的资料,有驴友写过相关的游记,但是里面没有提供足够的线路指南,七星坑的一切,对于我来说只能是神秘的。

    关于七星坑的传说

    22个蓝缸的历史

    七星坑原始森林内有一个叫大旺厂的地方。这里,生长着大片的“蓝”草(学名叫马兰)。拨开“蓝”草向前,在一棵巨榕下见到一段断垣残壁,有序地排列着22个“蓝缸”,大的直径有3米,小的有1.5米,高度近1米。据说,这是一个已有百多年历史的客家制蓝厂的遗址。

    据说,清咸丰年间,恩平乡人依锦江河两岸而居,山林里则居住着客家人,为争地盘,引发恩邑“土客械斗”,持续十二年之久,伤亡数以万计。同治二年 (公元1863年),清政府派出大军清剿“客匪”,部分客家人为避本土人的仇杀和政府的剿杀,只好抛山弃寨,攀山越岭退入七星坑原始森林,在森林里繁衍生 息。染蓝缸遗址印证了客家人在深山老林生活的历史。

    大旺厂一带适合种植“蓝”草,而且用其制成的蓝水染布不会脱色,因此客家人便在这里大量种植,并建起了制蓝厂。到了清末民初,一个姓陈的贼匪在这里占山为王,客家村落和制蓝厂才销声匿迹。

    3000万宝藏的诱惑

    七星坑原始森林里埋有3000万元金银财宝,这在恩平那吉、清湾山区流传了50多年。50多年来,一批又一批的人不断进山寻宝,却一无所获,3000万元宝藏依然是一个充满诱惑的谜。

    听说,七星坑原始森林山高林密,易守难攻,过去一度是贼匪的天堂。其中,清末至民国期间,这里有多股凶悍贼匪,最大一股是陈裕初率领的贼匪,共有贼人600多名。陈裕初在那吉、清湾一带打家劫舍20多年,敛得金银珠宝无数。

    民国初期,贼匪被联军击败,俘获贼人600多名,贼首陈裕初等逃入七星坑原始森林,选择一隐蔽的山洞,命令几十个担夫于深夜将价值3000万元的金银珠宝挑进深山,用缸装好,埋在山洞,然后杀了所有埋宝人。

    此后,陈裕初整日躲在七星坑,经常借酒消愁,有一次请一个干儿子喝酒,醉醺醺之中吐露了关于埋宝的事情,但藏宝的地点却说得含含糊糊。从此,陈裕初在七星坑埋有财宝的消息便在恩平那吉、清湾山区传开了。(这让我想起了动漫海贼王,罗杰将他的财宝放在新世界里)

    山坑螺的传说

    七星坑原始森林的垃圾坑生长着两种山坑螺,一种是生长在垃圾坑下游山涧中的有掩(“掩”,即螺口上的掩片)山坑螺,一种是生长在垃圾坑上游山涧中的无掩山坑螺。

    对于无掩山坑螺,在恩平清湾一带有这样的传说。据说,当时七星坑原始森林有多股凶悍贼匪。他们白天窝藏在森林里,夜里四处出击,打家劫舍,凡遇到青 壮年男子,就捉上山为他们做苦力;凡遇到年轻美貌的女子,就抢上山供他们淫乐。男子被他们折磨得精疲力尽和女子被他们摧残得花容失色后,便惨遭杀害,将尸 体抛弃在垃圾坑的上游。

    这样,整条山坑便血流成河,生长在这里的山坑螺便大肆吸食鲜血和尸体腐肉。玉皇大帝知道这件事后大怒,认为这些男男女女死得已经够惨了,山坑螺还要 吃他们的肉和血,太不应该了。于是便命令天兵天将下凡对垃圾坑上游那些大肆吸食鲜血和尸体腐肉的山坑螺进行了惩罚,将螺口上的掩片剥了下来,下游的山坑螺 见状就不敢吸食上游流下的鲜血和腐肉。这样,垃圾坑就出现了有掩山坑螺和无掩山坑螺。

    传说归传说,七星坑原始森林垃圾坑上游和下游山涧中的山坑螺为什么会截然不同,就有待专家学者研究了。

恩平图片

    故事有所了解了,接下来准备路线了。由于是首次背包徒步进入森林,没有经验。只能是按照我设计骑自行车路线的方法来设计此次进山的路线了。

    电脑打不开google earth,只能用Google map和百度地图对着看,一边把故事传说出现的地面在纸上罗列出来。锁定七星坑、那吉、黄角、上冲、晋江水以及库七星顶。并将这些名在地图中找出标记出来。

    首先讲坐班车去的方法:大巴到恩平汽车站后,转乘恩平到那吉(这条线的班车车次较多,大约半小时有一班车),然后在那吉等去黄角的班车,或者在那吉请摩托车到黄角。

    恩平有直达黄角的班车,不过班次很少,早上六点多有一趟车,一天来回的班车只有四个班次,两个班次间隔大约两个多小时。

    在那吉有个温泉,在那吉去黄角的路上,有条岔路是去一个石头村的景区。(石头村原名云礼村,占地两百多亩,是一个完全用石头垒筑的古村落。它始建于明洪武年间,先祖姓黎,原居江西于都,南宋时曾赐翰林,后经南雄珠玑巷南迁新会,为避战乱来到这里,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村里房子是石头建的,路是石头码的,塘基是用石头砌的,村边的水渠是用石头筑的,就连石屋之间的巷道,屋里的炉灶、桌子、凳子也都是用石头加工而成的。上世纪八十年代被废弃)

 

    到了黄角,有几个选择:

    1. 徒步到上冲,路程大约二十多公里

    2. 在黄角请摩托到上冲,我当时的要价是50一个人

    3. 徒步到前面的渡口请船,搭船到上冲渡口(一条船价格大约在一百到两百左右),如果你好运,或许可以免费搭船(我回来的时候刚好遇到村民运砂糖橘出去,正好赶上了免费的船)

恩平旅游攻略图片

    刚开始去到黄角,我也听不太懂当地人讲话什么意思,最后我跟朋友选择徒步进入上冲。一路弯弯曲曲,绕过锦江水库。

    黄角顺着路子往前走两公里左右会有一个y型路,右边是去渡口,左边是绕过水库进入上冲的路。

    偶遇野猪

    傍晚的时候,我们在半道突然看见一只百十来斤的野猪从山上蹿下来,一下子跑开了。给这场景吓了一跳。心想它要是走慢点今晚就有大餐了。小时候在乡下吃过野猪,那时候经常有猎人上山打野猪,乡下叫山猪。肉质很好,大概是因为野猪经常运动的原因吧。跟我在进藏时候见到的藏香猪差不多,因为藏香猪也到处闲 逛,四处找吃的,它们的运动速度很快,跑动起来能时速能到25公里每小时。野猪的战斗力还是蛮强的,它那獠牙足以置人于死地。小时候,在乡下呆着的时候,见着猎人们带着十几只猎狗上山围剿野猪,每次猎人们归来,总会看到有猎狗受伤的,甚至有猎狗牺牲在跟野猪的战争中。这些年野猪渐渐少了,可能是以前过度捕杀吧!

    据资料显示,这里曾经有过虎患。当地政府组织了大量的猎人上山猎杀那些猛虎。以至于今天老虎在这里销声匿迹了。

    2013年的第一顿晚餐

    天快黑了,我们在一眼泉水边支起炉灶,煮面条。等油炉热身好了,轰隆隆的声音打破山林的宁静,洪伟拿着都电筒帮我照着,我则等水烧开后将面条放进锅里,放进几根香肠。倒点盐,倒点油,起锅。接着烧壶开水,煮茶喝。2013的第一餐就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山林中享用。在喝茶的时候我们还在讨论刚刚那只野猪,多么希望我们现在是在享受着美味的野猪肉。那么大的野猪,猪蹄拿来焖、猪扒拿来烤、排骨放进竹筒里包好扔进篝火里烧、用荷叶包好一块肉,再用泥土包好扔进篝火里烤熟。。。。。。哈哈!

    赶夜路

恩平自助游图片

    饭饱茶足后便开始上路,第一次在陌生的林地里赶夜路。两个人拿着手电筒,呼呼的山风吹动整个山林,不时有小动物在灌木丛里跑动,我们两这时候讲着讲 着讲到了聊斋,哈哈,女鬼会不会在此时出现呢?会不会有漂亮的狐狸精?哎!要是有,早都被法海收走了!突然间前面有个影子闪过,吓到我们立刻闭嘴。当时的 感觉是倒吸一口冷空气,血液停止一般,我开玩笑道应该是法海带走了一只美丽的妖精,我们现在安全了。

    大约九点钟我们走到了水电站,在水电站旁边扎营,在沙河村委附近。在营地附近点燃篝火,在点燃篝火前将番薯埋在地下,第二天早上起来就有番薯吃了。 拿着相机在拍篝火,然后吃了几只早熟的番薯。时间差不多了,该睡觉了,用泥土将篝火扑灭,为了安全起见,在篝火上面覆上一层泥土。钻进睡袋美美地睡上一觉。

    早晨六点起来,发现外面还是蛮冷的,帐篷上面还有一层水珠。收拾好东西继续前进,在水库旁煮早餐,远处的山倒影在水面上真有点小桂林的感觉。

    接近神秘的地方

    在进入上冲林间小路,两边都是速生林,时不时会有一片砂糖橘地。这里并没有给我有原始森林的感觉。可是当走到上冲的时候,首先是在渡口附近,大概现 在是枯水季节,水库的浅滩都长了绿油油的小草,浅滩上还长了很多荆棘,不过那些都是枯萎的了。许多荆棘被拦腰斩断,枯萎的荆棘于绿草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里有几户人家,可以在这里请船回到黄角。七星坑的探秘也就是从这里开始了,顺着小溪往里走,当然也可以继续沿着刚刚的小路走,路子到了上冲工区过 后就没了。顺着溪流一路走过平坑,绕过牛枯顶,黄花顶。来到了垃圾坑,垃圾坑—---并不是说这里垃圾很多或者是以前是垃圾场之类的,这个是个音译。

    原始森林古老的大树盘根错节,遮挡住了阳光,封挡了狂风与云雾。潺潺的流水如同是古树的细语,在滂沱大雨中呼啸的飞瀑发出如雷贯耳的声音。原始森林 并不沉寂,野兽们也许正在森林里开着新年的狂欢派对。在这亘古陌生的森林里,抑制不住内心的砰动,是恐惧,还是对自然生命的臣服?这也许就是自然的魅力了!

    棺材潭,涌动的溪水如同碧玉般清澈。置身水中,可以看见水里鹅卵石随着水波荡漾,溪水摇荡着身躯,这spa让人陶醉。据说这里有妖女戏水,美艳的妖女魅惑同浴而让人溺水身亡。这让人心惊了一把。

    向着最高峰七星顶,双腿已是不堪重负了。真不知道前人是怎么在这,遮天蔽日的古树中穿梭,真希望时光能够倒流,回到从前,看看人们在这里作息的场 景,但我不想看到血雨腥风。阳光没法强力穿透这参天的大树,地上的小植物也只能在斑驳陆离间享受一丝丝的阳光了,它们的生命是多么顽强,一丝的阳光足以让 它们疯狂地生长。大树也许长的太高了,它们不堪重负了,甚至雷电也光顾它们,大树最后还是倒下了,在阴暗的地面它们开始腐烂,发霉,树心已经被虫子掏空 了,最后只剩下脆弱的皮壳,但是这棵大树掉下的果子,来年春天还会继承父辈们的事业,它们会拼命向阳光靠近,产下更多的种子。原始森林的枯荣更替,掩盖了 这里的残垣断壁。掩盖了几百年前,贼人劫杀农户时,贼人的残忍笑声,也掩盖了遇害的农户的恐惧。风雨更是将凄凉的血水和着铁锈一同与落叶淹没到土里,幸存 的人带着悲伤离开了。从此这里的文明消亡了。留下来的还是那些倔强的植物与野兽。